把布

howdy!

【伏黛】独角兽/魔镜


        【独角兽】

        “不要踏入禁林。”

        那里藏着静谧而凶残的野兽。

        黑夜,黛玉穿过幽深丛林,来到密林最深处。

        那里雾气缭绕,月光从密叶间流落,皎洁如溪,独角兽在那里发出最后一声悲鸣。

        一道黑影藏在那重重林叶中,窸窸窣窣,贪恋地吮吸着独角兽的血。黛玉找到了他,站定在他的前方,看着这残忍地猎杀独角兽,夺取长生之血的堕陨黑影。

        她唤他的名字,里德尔。

        他抬头,望向来人。

        他的乌黑的头发因雾气而湿润,微凌乱地垂贴在脸颊,雾幕中绿莹莹的眼睛氤氲着稀碎的光,那里面倒映着黛玉,和她含泪的目光。

        黛玉静静地望着他,朦胧的泪水随呼吸颤动。

        明明他才是残暴的猎杀者,浑身沾满了猎物的血。可当他的目光触及黛玉后,那双明澈碧绿的双眼,在黑暗中煜煜生辉。仿佛他只是才是受伤的,惹人怜的孤鸣小兽。

        黛玉紧紧咬着唇,无声悲泣着。她明白这是他虚伪的假象,引诱着无辜的人为他赴汤蹈火。可她更明白,她早已被他迷惑——无可救药地。

        因为,那是她所爱之人啊。

        黛玉情不自禁向他走去,缓缓跪在了他的面前。她含泪笑着,双手捧起他的脸颊,亲吻他沾满血的唇。

        独角兽的血能够延续生命,然而猎杀这最圣洁的灵兽,就必须付出沉重的代价。

        从它的血碰到嘴唇开始,就注定永世受到诅咒。

        他们将以最残破的灵魂在世上苟延残喘。

        似人非人,似鬼非鬼。

        泪水与血在唇齿中交融,寂林的月光穿过高耸入云的树冠,在深渊般的黑暗中投下一道道光束——这是最纯挚的祭场,献出了最沉重的爱意与无悔的决心。

        她愿与他,同受永世诅咒。



        【厄里斯魔镜】

        一年级时,小里德尔在学校无意中发现了一面镜子。
        它庞大,华丽气派,这提起了小里德尔的兴趣。随着他的走近,镜中的映像也越来越清晰。

        邓布利多校长看到了他,“孩子,你看到了什么?”

        小里德尔看到了镜中成为学生会主席的自己,以及周围人们对他投来的亲切目光。

        “荣誉……” 他有些犹豫地开口,“和友爱……?”

        小里德尔看到了镜子的金边上纂刻的字,仰头问:“什么是厄里斯魔镜?”,邓布利多只是按着他瘦小的肩,告诉他:“它是你内心的渴望,孩子。但你要知道,若想实现心之所向,就不能停留在这面虚幻的镜子前。”

        小里德尔从入学起一直有位亲密的人陪伴,她是位东方女孩,名叫黛玉。她总做着一些他难以理解的事,但他想,出于礼貌,他不能拒绝。比如这次她说的亲手制风筝。

        “……?” 亲手?不能直接用魔法?这种浪费时间的行为有什么意义?但小里德尔看着黛玉一脸认真,最终忍着没打断她。他们制完风筝,在春末微风阵阵的清晨放飞了它。

        “愿神在天保佑你。” 微光下,黛玉笑靥如花,里德尔怔怔看着她。

        里德尔五年级时,被黛玉带去了厄里斯魔镜前。尽管他早知道了厄里斯魔镜的存在,也不情愿将时间浪费在这件事上,但依旧笑着答应她了。

        “里德尔,快瞧这个镜子。” 黛玉轻灵的声音都带着难以掩盖的兴奋,“我可以在里边见着我的家人,可真奇了。”

        里德尔礼貌地顺着她的话朝镜子看了一眼,可镜子里只有他和身边微微笑着的黛玉——从前的映像都消失了。他一愣,转念又想,或许是他所渴望的都已实现的缘故。

        黛玉看到他的神情,问道:“如何?瞧见了什么?”

        里德尔正想告诉她自己什么也没看到,可在转头望向她时,却猛地一滞,他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魔镜——

        镜外的黛玉俏言笑语,而镜中的黛玉却毫无举动。

        他踉跄后退一步。他不仅看到了黛玉,还看到了他的脆弱与恐惧——藏在镜中那双颤动着的绿色眼睛里。

        里德尔开始与各类最邪恶的黑巫师接触,但他一直对此行为加以掩饰,以维持霍格沃茨中优秀学生的形象,并保护他那不为人知的勃勃野心生根发芽。黑巫师常言,想成事,需要除掉一切会影响自身的情感。

        七年级,里德尔再次来到厄里斯魔镜前。

        黑暗中,孤身一人。

        他最渴望的身份、荣誉、人们对他的爱戴……他现在统统都得到了。他的野心也没有丝毫减少,且愈加强大。

        他一直以来有个庞大的梦想——这么说并不为过,毕竟他所做的一切皆真理——他要建立起伏地魔的统治,受万人敬畏。为了他在实现这个梦想时毫无阻碍,他不惜将自己最后一个的不足和弱点给剔除掉了。

        就在春末的某一深夜时。

        某日,伏地魔在与凤凰社众人战斗时受了伤,他捂着伤口,单膝跪倒在厄里斯魔镜旁,黑暗室内因战斗变得一片残垣。

        伏地魔过于强大,他们不得不将他逼至施有咒语的厄里斯魔镜旁,试图用陷阱逼迫他露出破绽。

        他侧目,看到了镜中的自己,身旁站着已故之人。

        一身白衣,身姿影绰,朝他盈盈浅笑。

        他再次看到了镜中那双颤动着的猩红瞳孔里,似曾相识的脆弱与恐惧。

        “不……!”

        他绝望而痛苦地哀嚎,面目扭曲狰狞。

        镜中黛玉的身影随着他剧动的灵魂不停变化,最终,黛玉消失了,独剩伏地魔一人——那是得到了永生的伏地魔。

        伏地魔平静下来,缓缓睁开眼。

        众人察觉不对劲,但为时已晚。

        黑暗中,一片惨嚎。

        而伏地魔,一如既往地冷酷强大,永恒不朽。



————————————————————fin.



        * 此篇含私设。

        * 就是想试一下这类没什么特别情节的、什么鬼段子的效果,不过果然不成功2333……
          就当脑洞记录贴吧。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