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布

howdy!

【伏黛】当我们的灵魂逆转

        *身体互换梗,(非常)严重ooc预警。
        *不正经向。部分奇怪/bug内容 剧情需要剧情需要剧情需要,当然不排除我忘了原著内容瞎编的情况,太久没看了emm……(理不直气也壮)

————————————————————



        里德尔今天感到格外嗜睡,他缓缓起身,抬眼,却忽然愣住。
        他这是……睡到了女生宿舍…?
        他看着这到处透着女孩生活气息的房间,不禁哑然。
        这里每个物件都是女孩子的品味——纱帘,雕窗,花树,木柜上的妆镜……而他记得昨晚他的确是好好地睡在自己的寝室里的。
        他皱眉,难道这是某种幻觉、魔法,或者阴谋?
        四周无人,他想下床,然后发现了更为诡异的事情。
        纤细的腿、手,轻盈的腰肢,随自己举动而垂下的一缕黑色长发……里德尔缓慢地深深吸了一口气,好吧,不如再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样。
        他朝镜子走去,倒映出一张女人的脸。
        他垂下眼眸。
        f**k.


        今天斯莱特林级长失踪了,老师和同学们很慌张,在各处搜寻他。
        暗处里,里德尔躲在墙角后,焦急得快要哭出来了——要是他们看到这个平日漂亮又冷艳的少年露出这种可爱的表情,大概会想……
        什么里德尔!他苦恼地绞着手指(没有手帕)……
        我……是黛玉呀!
        今儿黛玉一早醒来,却发现自己多了样“东西”,她惊恐而慌张——莫不是什么和尚给她施了什么法,下了什么咒,或是被不怀好意的老巫师所害?
        她哭唧唧地想了无数种可能,却忽然发现这个身体有着其他陌生的记忆,于是她终于悟了些——这不是她。


        紫娟在外面浇花,忽然看到自家小姐穿着单薄的衣裳便出来了,吓得她水壶都掉了。她急忙跑过去,“小姐,您怎么这样就出来了,也不怕着凉!”
        紫娟没有听到回应,以为自己话说重了惹小姐生气,便急忙抬眼看,但好在小姐看起来没有生气,可那双眼却直直地盯着她,澄澈而冰凉,让人感到不适。
        “小姐……?” 紫娟试探地开口。
        “你在干什么?” 小姐轻轻开口,语调低而平稳,似与平日有些不同。
        “浇花呀,小姐。” 紫娟说,“快,小姐先回屋披件衣裳,免得着凉,奴婢再为您梳理罢。”
        奴婢?里德尔扫了她一眼,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词。
        紫娟见她不说话,“若小姐现在就想去走走,那奴婢便去为您拿件衣裳来。”,里德尔默许——他要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地方。


        “汤姆,你在这里做什么?”
        邓布利多校长无意遇到里德尔,他很疑惑,因为他记得里德尔要代生病的霍恩教授上魔法课。
        里德尔没有说话,微低着头,眼神悄悄地打量着他,却又不太敢与他直视。
        “里德尔?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你可以告诉我。”
        里德尔点了点头,朝他轻轻眨了眨眼,“我不是里德尔。”
        “噢……哈哈。” 邓布利多第一次觉得里德尔有些可爱,不过他还是有些警惕,“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或是恶作剧?不论怎样,邓布利多都没有多余的时间玩游戏。他说:“好了,回去吧,汤姆,你的'学生'们还在等着你。”
        黛玉望着邓布利多离去的身影,彻底陷入了茫然。
        看来……她只得凭自个儿本事,和那人的记忆在这儿闯闯了。


        里德尔算是明白了,这是个有奴隶的东方国家。
        因为这具身体的原因,他懂得这里的语言。
        他静静地坐在石椅上,旁边有大把的落花和嬉笑的麻瓜。据身边这位奴隶所说,这是身体的主人最喜欢待着赏花的园子,而那些嬉皮笑脸的麻瓜是她的亲戚,所以这个身体也是个麻瓜……啊,他才不管这些,反正他弄清楚了这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奇怪而一无是处的,没有魔法,只有麻瓜的国家。
        关键的问题在于,他是怎么进入这个身体的,这个身体的主人现在又在哪里。
        wait……他忽然想起还待在霍格沃茨的里德尔(自己),现在会是什么情况?他进入了这个身体,那么……现在他的身体难不成是被这个女人控制着?
        他越来越怀疑这是场阴谋。
        不过,他更祈祷那个女人精明点——
        不要用他的身体赏什么蠢花。


        黛玉的脑海里充斥着这个身体的记忆。她按着记忆走着,不时看了看路边不断与“她”打招呼的人——这儿的人似都平等而友善,这让她感到有些不习惯却无任何不适。
        她一路看着高大耸立的、奇特的房子,不知不觉走到图书馆里,她走进去随意地翻阅书籍,感到心里腾升起对新奇事物的隐隐的期待。
        魔法……她试着用口袋里藏着的魔杖比划了一下,便出现了细小的光晕,她有些窒息,但仍见好就收。
        因为有这个身体主人的记忆存在,她对于这样稀奇古怪的事倒是反应自然。
        她稍稍抚平了自己波澜起伏的心情。
        这时,她想起另一边的“自己”怎么样了。若是她来了这儿,那去到那儿的大概就是个……男子了……
        她忽然有些害臊的捂住脸。
        她祈求……那人不要乱动……


        里德尔回到房中——他才在外面走没多久,他就觉得十分疲惫,冷汗岑岑。紫娟见小姐状态不对,便伺候洗浴,好让小姐早些休息。
        里德尔在浴室,看着氤氲着雾气与香气的大浴桶,旁边摆满花瓣与酒酿,有些无奈。
        他的指尖碰到胸前的衣裳时,顿了一顿,继而解开了。雪白的衣裙掉落在一旁,他将身体浸入温水中。他看着一旁精致繁多的洗浴配品——这大概就是麻瓜国里所谓的贵族吧。他似乎曾在书中看到过,东方的确有这么些个有这样制度和风气的国家。
        静谧之下,他开始沉思。
        他得想办法回到霍格沃茨去,他可不能一辈子就待在这个到处都是麻瓜的鬼地方。
        里德尔回到卧室,看到这个房间摆有许多书,他翻阅了一会儿,理解了里面的内容。他对这个制度落后的麻瓜国有了些许改观——但依旧没用,他看着这些广阔而精深的异国文化想。
        他看了一会儿,就觉得疲惫不已。
        真弱……他闭上眼前不禁想。


        霍格沃茨的学生们看到里德尔在图书馆,例行公事般地上去搭讪,不过今天的里德尔却似乎有些不同。
        他们看着那双直率的眼睛盯着他们,却没有透出往常那种令人不舒服的压力感——除了那依旧自持的微笑以外。这当然令他们感到心里舒服了些,且更愿意与他长谈。
        竟没有一点儿怀疑么,黛玉心里叹想。
        她在图书馆查阅了许久,找到了她想看到的,便回到这里住的地方。
        她看着那张宽大的床,处处透着男子的生活气息。她有些脸红,于是选择坐在一旁的书桌椅上。
        一静下来,脑海里的记忆便又涌上来了。
        幼年,晦暗,蛇,魔法……
        她伏在桌面上,对这个男子的这些不愉快记忆感到悲伤和同情,她微微叹了一口气。
        记忆在不停地翻涌,她不知不觉中,在一幕幕深沉的画面里陷入了梦境。


        又是花。
        里德尔讨厌这种软绵绵的、脆弱的东西。
        他睁开眼,看到白茫茫一片飘落的花。但,他记得他原本在房间里,他的头顶上不应该出现这种东西。
        他现在又在哪里?
        “你……可还好…?”,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那是自己的声音。
        里德尔微微惊讶地朝声源望去——就站在他的身边。
        用着自己的面孔,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望着他。
        黛玉没有再开口。多亏了这人,她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眼神会是如此……那人的模样安静,却隐隐透着威胁。但她仍是不怕的,那可是自个儿的身子。
        这里只有一棵花树,一板石椅,空间四周白茫茫一片。两名少年相互对望着,仿佛互不甘示弱。
        里德尔看了她许久,忽而一笑。
        “你就是'林小姐'?” 他说。
        黛玉低眉,点了点头:“名叫黛玉。”
        “那么,黛,” 他这样叫她,“你对现在这件事,知道点什么吗?”


        通过这几日他对她的询问,里德尔已得知了黛玉的一些基本情况。
        一开始的猜想没有错,这个霸占了他的身体,名叫黛玉的女孩的确就是这具身体的主人——但没有什么阴谋论,他们都只是十六岁的少年(虽然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不过,他也看不出那个总是像花一样恍惚眨巴着眼睛的女孩有什么阴谋——她甚至还怀疑过他才是这件事的主谋。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女孩在霍格沃茨的图书馆里找到了这种事例的起因——十六岁少年的契合(相似)性:年龄相仿,心灵和命运完全不同的两人的契合与共通,导致灵魂的错位。而两人共同进入沉睡时,会再次出现灵魂共通、得以归回原位的机会。
        他在图书馆里倒没看到过这些书籍,她一个曾经连魔法都没听说过的麻瓜,也亏能帮上忙。
        聪明的女孩。


        黛玉近来一直流连于图书馆中,她需要找到让一切回归正道的方法。
        毕竟他们只找到了“药”,却没有“方”。
        不过随着她最近频繁的走动,似乎身边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而且他们都优秀而友好。这神奇的世界,优秀的魔法师,稀奇古怪的东西,一切都绚丽而夺目,让她感到由衷的兴奋与留恋。
        她向来是如此好玩的,只是家乡……限制了她的心性。
        但黛玉终究是要回去的,这里只属于他。
        在里德尔的指引和帮助下,她终于找到了“药方”。


        今天黛怎么这么晚?
        里德尔在梦境中等了她许久,仍旧没有她的身影。
        如今里德尔和黛玉仿佛已经形成一种默契,无论做什么。并且黛玉聪明,总能和里德尔交谈融洽,他们已结有一定的交情。
        黛玉曾笑着和里德尔说:“这便是——不打不相识。”,里德尔也曾笑她那么爱哭为什么没有露陷——当她得知他看过她的身体后可整整哭了几个小时。
        如果邓布利多知道这件事的原委,一定惊讶不已,因为他们所表现出来的那份自持与优雅看起来如此相似,以至于这两位少女和少女灵魂互换后竟没人察觉到他们的不同。
        他们似乎有点明白了“契合性/相似性”。
        不过不知道黛玉是否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他总感到非常疲惫。他现在对这幅身子没有一点好感,太过柔弱容易疲惫,要是……他适时打住。
        里德尔不时抬眼看,四周白茫茫一片——他也不喜这梦境,太过于虚幻辽阔,仿佛什么都无法抓住。
        忽然,黛玉的身影出现在苍茫里,正朝里德尔走来。未等他发声,黛玉便先说话了。


        “我找着法子了。” 她笑着对他说,“能让一切都回去。”
        “好女孩。”他挑眉,“说来听听。”
        “只要,” 她纤细的手指在他们之间比划了一下,“我们中有一人死,便行了。”
       “我还未说完呢……” 在看到里德尔的眼神后黛玉忙摆了摆手,“我的身子已极差,若是顺其自然下去,死了,便能让我们回去……”
        “不是'我们',这么做只有我一人能回去。” 里德尔打断了她的话,冷静地指出她话里的错误,目光冰凉。
        “不……” 她不知为何有些焦虑,但仍耐着性子解释,“我的死……是这身子的命数。只要你'代我死'了,而我的魂魄尚在,我便能平安无事地回家了。”
        “魂魄?” 里德尔对这个词有些陌生,黛玉趁着说:“这是我们这儿的话,你哪里懂得。你只管待着什么也别做便是了。你不信我?”


        里德尔答应了她。
        黛玉终于放下心,轻轻舒了一口气。


        “汤姆,” 黛玉从前唤他里德尔,现在熟悉了,胆子大了便唤作“汤姆”,里德尔也都由着她。
        “嗯?”
        “若我真回不去了……你会如何?”
        里德尔一怔,没有回答。


        又过了几天,里德尔能明显地感到身体越来越差。
        她才十六岁,和他一样的年纪。黛玉一直支撑着这幅病弱的身体生活着,十六岁以前的他,也曾为了自己而拼搏地活着。可同样对生命的努力,她却逃脱不了死亡。
        他忽然想起黛玉的问题,如果她真的无法回去了,他会如何。他忽然隐约感到有点不安,但他没有深思——他太虚弱,已无力再思考了。


        黛玉看着自己的身子一天比一天衰败,明白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很多事情,她没有做完。那座她所向往的魔法学院她是永不能走全了;上回同霍恩教授聊天时说到他想要喜爱的菠萝干,她也只能告诉里德尔让他代交给教授了。
        还有那些开朗友善的人们。
        她垂着头,夜灯光昏暗地照影在她的盈光的眼里。
        她撒了个小谎。


        渐渐地,里德尔再无法支撑。


        梦境依旧苍茫一片,花树凄零地飘落着。
        里德尔第一次感到对生命流逝的无力,他虚弱地靠在黛玉的肩上,能感到自己的气息变得越来越轻。
        黛玉低眉看着他,眼里有淡淡的哀伤,她轻轻环住他,垂头道:“我对不起你……让你代我受这样的苦……”
        一滴眼泪从眼眶中流出,顺着里德尔的脸颊缓缓滑下,他一愣,直到那滴泪滑入唇里,他才发现是“自己”流泪了。这是黛玉的眼泪——不知为何,他无法控制她的眼睛流泪。
        但他第一次真实地感受到了眼泪的味道。
        咸甜的,微微带着黛玉肌肤上的胭脂香。
        他隐隐能感到,这是这具身体的最后一滴泪。
        带着临死的味道。
        时间流逝尽,里德尔轻轻闭上眼。
        再睁开眼,自己已是里德尔的模样,口中没有了那淡淡的咸与胭脂香。
        他侧头看,身边空无一人。
        一片白色花瓣轻轻地落在他的肩头。


        “……黛?”
        无人回应。



————————————————————fin.



        黛玉撒下的小谎:告诉里德尔她能回去。

        林氏战略忽悠局hhh。



评论(9)

热度(99)

  1. 把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