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布

howdy!

【无题】3

故事背景: [无题]1

前言: [无题]2 

﹉﹉﹉﹉﹉

路西法对于太多好意视而不见,上帝对他的逾越的纵容、众天使们对他的傲慢的宽恕,手下对他的信任和关怀……但他们越是如此,越让他认为天堂是如此迂腐懦弱。他也可以成为上帝,一个勇猛、严厉、让所有人畏惧俯首称臣的统领。

像撒旦那样。

但世上不能有两个撒旦。

撒旦更像个让人捉摸不透、深不可测的君王,尽管这个人看起来吊儿郎当不靠谱,但路西法常常猜不到他的心思是事实,撒旦总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也是事实。

撒旦是他反叛之路的巨大威胁,他可不愿成为一个撒旦控制下的傀儡上帝。路西法注意到撒旦不时投在他身上的目光,似乎带着奇怪的熟络和其他不知道什么情绪。尽管他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潜意识中能够感到其中的笼近的意味——这是于他有利的,获取目标的信任,通常能出其不意地将其杀死。

所以当撒旦举着酒杯,冰凉的杯沿轻轻碰了一下他的嘴唇,说:“尝一尝?”的时候,路西法从容地接过酒,微微仰头,任凭恶魔投递的酒流入腹中。

湛蓝的眼睛微眯着低垂,透过猩红醉人的的酒液俯望着眼前人。

那样的眼神,更像是天使蛊惑恶魔。

撒旦弯起嘴角,笑着朝他偏了偏头。

撒旦很想回地狱睡一觉。突如其来的能量混乱让他莫名其妙地掉入了曾经的时空里,被西装裹束了一天的感觉不太好。

只是这次天堂签订的和平条约代价实在太小——仅仅是一杯天界极珍稀的红酒,当然给路西法喝了,为了感谢撒旦——虽然是礼节性表面文章、也为真正的和平条约庆祝,天堂设宴邀请撒旦参加。

“噢……”撒旦有点不太愿意。

“能在宴会上给我弄张床吗?”

结果当然不能。

“那我能穿睡衣去吗?”

结果当然不能。

因为放过了对天堂更深一步的削弱,撒旦将更多的耳目安排起来。这一点很快被路西法发觉了,他以玩忽职守的罪名将他们逐一抓捕,但并非是要扫荡地狱的卧底。路西法能发觉的事情上帝自然也会发现,上帝在揪出自己贴身的“疑犯”后,路西法为他们辩护起来,并将“真正的卧底”带到上帝面前。

“我认为地狱还不至于胆子大到在您的身边安插卧底,他们也没有这个能力,上帝。”路西法说。

“有我在这里。”

上帝放过了他们。

但路西法没有放过他们。

“撒旦在谋划什么?”路西法持着刑鞭,面无表情地审问被他从上帝手中“解救”下来的卧底们。他站得远远的,避开了长长的鞭子飞甩在他们身体上溅开的恶魔鲜血。他厌恶这些下等魔物的肮脏血肉。

在逼供之下,这些胆小如鼠的的低等物颤栗着将他们仅知道的一丁点信息招了出来。虽然都是没用的信息,但他们能成为上帝身边的卧底想当然能力也相对较好,恶魔并不是没有在乎的人,路西法将他们曾经在人间亲近的人作威胁,“如果不想他们死,你们就给我好好地盯紧撒旦,有什么事第一时间向我汇报。”

恶魔卧底们照做了。

“撒旦新增了一批卧底。”

“去让他们为我办事,不屈服的处理掉。”

“撒旦训练了新兵。”

“去给我拿到地狱军队的情报。”

“撒旦……说想您了,准备派人邀请您去做客。”

“……不去。”

【闯祸后】

“什么假天使背个锅都不行,小气。”
“闭嘴,我还没说你没尽东道主之谊呢。”



﹉﹉﹉﹉﹉

承接上一篇天庭第一熊孩子vs天堂第一熊孩子

我再也不要乱开脑洞了(伤肝)。(ノ)ェ(ヾ)

【无题】2

故事背景: [无题]1


﹉﹉﹉﹉﹉


不知道是第几次被天堂邀请去协商和平问题。撒旦只依稀记得,是当初自己要求天堂的人来邀请,这样他就可以去天堂看那些精致鸟笼里的会发光“小白鸟”们飞来飞去,他们兢兢业业的模样可真是有趣极了。

尽管和那些自以为是的、像行走的电灯泡一样家伙们打交道实在是令他不愉快。

不过这次会议,撒旦猜想应该是在天堂与地狱大战后。这是他与路西法首次正式见面。作为战败方的天堂派出尊贵的天使长,以邀请胜方参与求和会议。

撒旦发动的那一次大战是在天堂的实力日益壮大的情况下,以某位天使的恶意挑衅为由,有计划地从局部冲突发展到大规模向天堂开战,为的就是削弱天堂军事并在求和条约中将他们老底压榨干净。

撒旦也不知道当初这么做到底值不值,毕竟战后他们就派出了这位日后杀害他的凶手来与他相见。

有时候他甚至认为这是天堂给他下的一个大圈套。不过很快被他否决了。他不认为除了自己,还有谁会迷了心窍收留路西法这种无常的小恶魔当枪手,他前一秒枪眼对着目标,下一秒子弹就可能打到了雇主的心脏。

他瞥了一眼一脸人畜无害的天使路西法,宽垮的天使长白袍套着纤长的身形,从背后看活像个漂亮的娘们。路西法不住嗤笑了一声,仿佛察觉到身后的恶劣意味,路西法回头警告意味地嗔了他一眼。

撒旦耸了耸肩移开目光。

好吧,这臭脾气一如既往。


天使们齐齐地向路西法问候,目光触及他身旁的人时却变得隐晦怪异起来。

直到路西法杀死他后的现在,他才想起来自己当初为什么选择路西法。

因为路西法这个人,十分有趣。

显然地,他之所以选择蛊惑路西法叛变,是因为他早就发现了路西法不同于寻常天使。面对最强大的恶魔,众天使们也会自居圣洁将恶魔看低一等来掩饰心中的畏惧,身居高位的神则毕恭毕敬地称他“撒旦大人”。

唯有路西法平平淡淡地称他“撒旦先生”,既表明他对强者力量的尊崇,又不放低身段。明明现在还是个一捏就死的弱小的家伙,却在他面前毫不畏惧、毫不掩饰地透露着他的心骄气傲和不顺服。

想他一个堂堂地狱之主,权衡着天堂与地狱,居然对一开始就明摆着不是善茬的的路西法一点防范也没有。

众天使的羽翼在上帝的圣光下低低地垂着,他们朝着上帝,顺从地低伏在殿堂的玉石地面上。唯有路西法的翅膀仍高高扬起,湛蓝的眼眸平静坦然地平视上帝,似乎对此早已不足为奇,上帝纵容了他这一举动。

路西法似乎天生就得到恩宠。他的肆意妄为总是会得到宽恕,即使是堕入地狱,上帝也让他保持着有别于恶魔的美好的天使之姿。

想当初路西法刚堕魔那会儿,恶魔们都对这个让人嫉妒却不自知的家伙恨得牙痒痒。

在撒旦庇佑下的堕落天使的真身无一不是丑陋的,那都是上帝的杰作。路西法于他而言,就像恶魔保护着一个天使一样怪异至极。

然而这个小混蛋理所当然地为所欲为的模样有时候可让撒旦无奈极了,就像一匹养不熟的狼犬,不屑于讨好任何人,不时还反咬一口。

在上帝与撒旦坐在长桌前,身旁的巨大玻璃窗后是开满玫瑰的花园,火红的映衬下路西法银白色的身影极为夺目。

上帝开了他的金口,向撒旦吐出听过无数遍的话语。他懒散地抱臂看向窗外,被无聊至极的谈话弄得心情烦闷。上帝心平气和地谈到战争问题,顺势提及和平条约,暗示他开条件。撒旦不废话,张嘴就要天堂三分之一的兵权。

他余光中看到路西法投来的目光,落在上帝难看的的脸色上。似乎微乎其微地笑了一下,路西法应该猜到了撒旦的狮子大开口。自己人遭殃却感到高兴,他细微的举动让撒旦微愣,随即饶有兴趣地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撒旦一直认为路西法是在他的蛊惑下才起了反叛之心,但刚刚却无意间从他的小动作中察觉到,路西法的阴谋也许很早就开始了。利用撒旦来削弱天堂势力,为他长远的计划奠基。

这算什么?狐假虎威吗?

撒旦来了兴致,他微笑着转向上帝:“算了,给我杯酒吧,这事到此为止。管好你们的天使。”

上一回撒旦并不重视路西法的能力,只当他是个好骗的、不靠谱的冲动毛头小伙,尽管路西法真没靠谱过。可一旦察觉到了路西法的心思,他的一切行动在撒旦眼里都变得与众不同起来。

撒旦知道路西法藏有三分之一不服从于天堂的兵权。每日规规矩矩地为天堂做事,可一旦战争爆发,兵队任凭路西法调动。

但撒旦并不打算毁掉他的牌。

不用等他落败天堂堕入地狱,撒旦随便找个借口直接杀死他简直易如反掌。可现在撒旦想玩点不一样的,就像看到闯入地盘的猎物开始暗暗磨爪的野兽。

撒旦向来十分有耐心。




﹉﹉﹉﹉﹉
*这里的“上帝”仅是天堂首领的总称
*上帝不是万能的

【无题】1

主角: 撒旦×路西法
也不是什么正式文,就是个借叙述表达自己对撒路两人性格的看法而已  (以撒旦视觉为主)  (含有多处很可能会被使徒子打脸的性格私自判断)。
*小学生文笔注意、逻辑混乱注意
*穿越文,雷请避让

﹉﹉﹉﹉﹉﹉﹉﹉﹉﹉


地狱之门闭合时就像高楼轰然倒塌发出的巨大沉闷声响,撒旦被那声巨响震了震。

眼前是熟悉的夺目的天堂之路,身后的地狱随着巨门缓缓闭合。撒旦眯眼看着前方,天堂的圣光与辉芒总是耀眼得不真实,这就是为什么撒旦从前总是不喜欢和天堂打交道的原因。

尽管天堂总费尽心思地想除掉地狱的魔头,但这种虚华的光从未能杀死过他。

杀死他的是堕入地狱的天使,路西法。

“撒旦先生?”有人在他身后疑声。

这道声音太过熟悉,却又有些陌生。撒旦微微一愣,转头就看到那张他死前最后一秒被钉在记忆中的面孔。只是看起来有细微的不同。

“路西法……”撒旦盯着眼前人的脸低缓地念出他的名字。

与在地狱时的暗晦大相庭径,路西法的巨大六翼在圣光中闪耀、纯金色的头发顺服地搭在肩上、湛蓝的眼睛和皮肤温润的气色,都让他看起来和天堂那些被虚华的光蒙蔽双眼的徒有其表的废物们没什么两样。

撒旦恍悟。他在被路西法杀死后,残余的力量混乱导致他被送到了过去的时间里——路西法还是个吃奶的小天使长的时候。

路西法仍是少年身段,流动着尚不足以与撒旦抗衡的力量的纤细的脖子,他轻轻一扭就能断掉。但这种念头一生出来,又莫名地被轻轻一笔消掉了。

路西法冷血诡谲地微笑着杀死他的模样仿佛还出现在上一秒,现在对上那双探究的目光却怎么也生不起气来。像是看到什么无奈又好笑的事一般,他在路西法的疑神下兀自失笑。

他本可以现在就杀了路西法,但他却没有这么做。他也不打算对一个毫不知情的路西法表现出恶意,那样无趣至极,且会引起他的警惕。

来日方长。这笔账,他会和他慢慢算。

路西法带领着撒旦踏入天使之门。

本来想要路西法傲娇噘嘴宝情彪鬼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

这天是上帝赴天庭外交的日子,为了促进融洽氛围,双方都带了小孩子来。
“哪吒,要和睦相处噢。”
“路西法,要相处融洽噢。”
于是哪吒照例带人闯祸。两脸人畜无害的天庭第一熊孩子哪吒和天堂第一熊孩子路西法把天庭砸了个遍。
“谁干的?”上帝和玉帝问。

“他干的。”
“He did.”



【熊式假笑】
塑料姐妹花。
呸。
还是阎王丫头好耍。



“我去你放手啊!”
“你先放。”

﹉﹉﹉﹉﹉

下一篇

某睫毛精今天很开熏,因为找到了合适自己的帅气装扮,他cos了阎王里的人物——哪吒!
emmm……
(由观音赞助摄影)(:3_ヽ)_

【首次交锋】

*瞎几把毁画。
*在b站看奥运会意外刷到这对,有毒简直…熬夜刷了几晚了解后才发现,这都多少儿年前的cp了!都他吗退役各结各婚了都…(´_`」 ∠)…
*顺便表白少年魔王的发型!

随手摸了一个老杀emmm。
每次看到正经酷炫人物我就忍不住…(:3_ヽ)_

【幼蛇】
随手瞎撸,可能有些地方会显得突兀emm(绝对没有在说领带)以及画的时候忽然忘记小汤的发型所以……
将就着看吧。(:з」∠)_